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原上的风筝

天空里没有痕迹,而我已经飞过

 
 
 

日志

 
 

13号星期五  

2009-11-13 17:01:54|  分类: 随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回到贵阳,有点犹豫要不要记录今天的心情,但思考再三,还是决定在博客里留下这段时光,虽然我希望自己永远不要再经历这样的时刻。

 

两个星期前就接到总部通知,位于平坝的工厂要关闭,因为目前的盈利状况已经无法保证工厂的正常运作,由于属于公司内部的机密,我只能憋着,偶尔和财务总监与HR聊聊。今天是正式宣布的日子,我们三人和老板都带着极其复杂的感情来到工厂,之前老板就感叹真不吉利,今天是13号星期五。

 

这个厂是我最初进入公司的起步点,以前我觉得自己永远不可能在外资企业这样的环境中生存,但前任老板告诉我:“Nothing is impossible”,我坚持下来了,并且也获得了远远超过自己预想的发展,我很满足了,不想再走多远,只想尽量保持目前的状况。后来我去了凯里的分厂,但并没有和这里的同事疏远,这个公司最吸引我的并不是待遇,而是宽松和谐的氛围,大家不会计较,能够互相体谅并帮助对方,在你需要的时候都会有人协助你,而且不用花费精力考虑人际关系。从普通工人到管理人员、到老板、到总部,虽然中间也有过纠纷和牢骚,但我们只对事而不对人,大家都感觉很愉快。

 

但是,终于走到这一步,谁都没有错,只是外部的环境发生巨大改变,使得我们无法再继续这样的日子。凯里的工厂将继续发展,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就是今后贵州最主要的拓展目标,而平坝则被淘汰。今天是老板亲自主持会议,事前他嘱咐我做全程翻译,并且要完整转述他的每句话。关厂消息宣布后,大家都很平静,或许早就有了这种预料,或许明白争论也没有什么意义。在这之前,老板是尽了最大努力与总部协调的,但从管理和发展的角度来说,他们的决定没有错。

 

会后我们召集部分员工单独面谈,因为有几个将随我前往凯里工作,他们也的确是那里需要的人才,但有些只能安抚,除了按《劳动法》规定给予合同终止的经济补偿外,每人都有额外的补贴。整个会议室里就只有老板、财务总监、HR、执行经理和我,然后被叫到名字的员工一个一个走进来面谈,他们的命运将在几分钟后公布。一开始,我觉得这真像《美国偶像》里的一个环节,每个选手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评审室,等待那个或悲或喜的结果。

 

看着他们依次走进来,每个人都是一段记忆里的时光,他们和我一样在这里成长,然后彼此熟悉,一起工作,而每次翻译那些话语时,我感觉自己好像老了很多,岁月就这么匆匆从身边走过。虽然我只是作为翻译,但看着他们表情各异的脸,听着他们无奈的回答,心中分明感到痛心。我明白作为管理者,这是不专业和不成熟的表现,但我们之间拥有的不仅仅是工作关系。在过去的十年里,我对他们每个人都问心无愧,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也从没让人失望过。

 

梅师傅走进来了,这个与我母亲同年的老人十年来没有一次用过私车,无论寒冬酷暑都坚持自己洗车,除了住院从没请过病假,性格也和年轻人打成一片。刹那间我感觉十分恍惚,往事像电影一样浮现在眼前,我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老板的声音仿佛从很远处传来,只听到第一句是:“十年半来,你为公司做出了巨大贡献,你保证了我们所有人十年的安全……”听完这里我的意识就模糊了,然后他再说什么都不知道了,一开始还有些惊慌,心想完了,我什么都听不懂了,一会该怎么翻译?紧接着,我的大脑就出现了完全空白和停顿,连声音都听不到了,梅师傅的脸在我眼前逐渐模糊,记忆里只反复那一句话“你保证了我们所有人十年的安全”。

 

我不知道老板是什么时候停下等我开始翻译的,意识恢复的时候我略微张了张嘴,但除了sorry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坐在那里发呆,然后眼泪就忽然迅速流了下来。我摘下眼镜,用手捂住脸,感觉Lucy拍着安慰我,好一会才听到老板轻轻叹了口气道:“ok”。诺大的会议室里死一般寂静,只有我拼命克制的抽泣声。我站起来走到窗前背对大家,拼命地擦眼泪,但它们似乎怎么也擦不干净。我很恨自己的失态,但我觉得自己已经崩溃了,一早上反复对他们说这些话,而在会议室里,包括老板在内的所有管理者中,我是在这个公司时间最长的人,对工厂每一处都留下了回忆和感情,由于久不生产,很多地方都长满半人高的荒草,但对我来说,似乎只要挥手掀开无形的幕布,过去的一切又鲜活地出现在眼前。

 

听到HR接过我的任务开始翻译,我迅速走出会议室,来到自己办公室冷静下,同事惊奇地望着我,我什么都没说,任何语言都无法平复我此刻的心情。是,我明白企业不是慈善机构,自从我在这个位置后就非常清楚这一点,我也不是没有解雇过人,但前提是对方犯了不可原谅的错误。我也曾比老板还较真,做过比他更严厉的处罚,但今天不一样,不一样啊。

 

我流泪不只是因为和同事的感情,也不只是因为对工厂的眷恋,而是那些岁月,已经过去的岁月,我们彼此帮助了对方,留下了那么多美好的回忆,就像毕业后的同学,永远不可能再坐在同一间教室里读书了。

 

哭泣的时间很短,我调整了一下就重回会议室,正好听到老板在谈给梅师傅的补贴,比原来计划的翻了一倍,我不知道是不是和刚才的这个意外有关,如果是,我永远都不会后悔自己当众哭泣,我会感到宽慰。无论如何,我和其他管理者们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为被终止合同的员工争取利益,无论他们是否理解都不遗憾,没有完美,但我问心无愧。

 

梅师傅走出会议室后,老板问我:“你第一次经历这种状况吧?”我点点头说对不起。他说:“没有关系的,第一次是很难的,我经历过好几次,难免的。”

 

接下来我顺利完成了其他人的面谈,下午又做了一些处理工作,然后和老板、Lucy回贵阳,大家都感觉很压抑。回来后,其实心情并没有完全恢复,但我能调节过来的,日子还要继续,对每个人都是如此。我不知道自己多年后能否彻底忘记这个瞬间,或许也能练就老板成熟的境界,此刻在脑海里反复回想的还是优雅曾说的那句话:“所有的经历都是一种财富。”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