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原上的风筝

天空里没有痕迹,而我已经飞过

 
 
 

日志

 
 

每个人都有孤独的时候  

2010-05-04 23:56:36|  分类: 影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战争的另一方 - 风筝 - 高原上的风筝多年前张楚在一首歌里唱: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当时,那首歌曲是借这个概念去抒发对爱情的叹息,并不能以偏概全,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保证自己从未有过孤单无助的时候。

 

在那样的时刻降临时,有些感叹只能默默藏在心里,有些想法只能悄悄体会,而有些泪水惟有独自吞咽。今天,通讯手段无比发达,而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却仿佛空前遥远,每个人都觉得别人不懂自己,但同时始终不愿打开封闭的心门,给外面的世界一个充满自信的微笑。

 

八岁的女孩玛丽常常烦恼于自己平凡的相貌,澳洲的阳光像金子般洒落下来,却无法温暖她幼小的内心。在冷漠父亲和酗酒母亲的眼里,他们看不到她热切的期望,她觉得自己与他们如此生疏,仿佛只是同在一个屋檐下的熟人,而他们永远都不会走进她的世界,她觉得自己的未来是黯淡无光的。与此同时,四十四岁的男子马克思在遥远纽约的一个阴暗房间里发呆,他的困扰不是来自于寂寞的生活和臃肿的身材,而是那如梦魇般挥之不去的恐慌症,他常常充满神经质的敏感。他养了一条金鱼,却无法靠它舒缓自己的紧张;他虚构了一个伙伴,也无法排解内心的脆弱,他觉得自己的人生是悲哀难捱的。

 

玛丽和马克思,两个生活背景和年龄相差如此悬殊的人,按理来说在现实中绝不会有交集的可能,如果不是那灵光一动的想法,或许他们永远不会认识彼此,更不可能体会到来自异乡温暖的问候。

 

无论现代技术如何发达,我始终认为书信仍保持着不可比拟的优势,它或许不像电邮和短信那么快捷,也不像电话或当面交谈那么随意,但它却是最用心的。写下的每一个字,组成的每一句话,它们都像小河一样曾从脑海中静静淌过,最后流露到纸上,因为有这个思考的过程,所以其中所表达的想法和感情是经过酝酿的。当对方收到来信后,能通过字迹揣摩你当时的心情,想象你可能的表情,薄薄的信纸因为有了写的痕迹而增添几分亲和力,瞬间就缩短了彼此之间的距离,这是一件美丽而有意义的事情。

 每个人都有孤独的时候 - 风筝 - 高原上的风筝

 

在《亲爱的安德烈》这本书中,龙应台向我们展示了书信的魅力和力量。她发现自己的儿子安德烈已长大成人,拥有了独立的思考角度,再也不会轻易接受长辈们的观点。她没有放弃,而是通过书信的方式去尝试接触孩子的内心,去体味他们那一代的思维模式和成长环境,而安德烈也从母亲点点滴滴的文字里了解到她所经历过的岁月。如果不是这你来我往的平实诉说,如果他们都不愿打开自己的心门,那两代人之间的沟壑永远难以填平。

 

从马克思的来信中,玛丽获得了自信,她不再为同学的嘲弄而垂头丧气,也不再对心仪的男孩羞怯退却,她还没见过他,但却仿佛看见他在前方为自己点亮了一盏灯,为她引导正确的方向。在玛丽的文字里,马克思感受到阳光,他尽量克服自己难以控制的神经质,也尝试着不再回避从前难堪的记忆,他也没见过她,但却发现她犹如一朵燃烧的火苗,把自己潮湿的内心烘烤得如此温暖。

 每个人都有孤独的时候 - 风筝 - 高原上的风筝

 

澳洲的阳光明朗而灿烂,纽约的街头匆忙而沉重,但在那个时间和地点,它们终于交汇在了一起,给予了对方从未奢望的力量。是的,他们都曾以为自己是孤独的人,但彼此打开心扉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中,毕竟有一个愿意聆听和喃喃轻诉的人。

 

二十年之后,从未谋面的笔友有了见面的机会,玛丽带着孩子来到纽约,按信封上的地址找到马克思家,想必在推开那扇门的刹那,她心中必定是百感交集的。然而她来得真的太晚,当他们终于可以面对面凝视彼此的时候,马克思已经永远合上了眼睛。玛丽悲哀地坐在他身边,握住他的手,顺着他的目光望向天花板,看见那上面……那上面粘满了这些年她寄过来的信,每一张都在,每一张都在啊!

 

玛丽轻轻地尖叫一声,然后泪流满面,眼泪不是因为哀伤,而是因为疼惜,她曾经知道孤独是多么可怕,但马克思却让她看见了一个孤独的人是如何思念朋友的。她不知道马克思是否经常这样仰望头顶去驱赶寂寞,但她明白那些纸张和文字都是有过生命的,是她用心写出来的,那是难过的眼泪,也是欣慰的眼泪。

 

这是一个让人心痛的时刻,虽然电影是用动画形式来展现,但它毫无预兆地钻入我们心中,触及到了最柔软的部分。

 每个人都有孤独的时候 - 风筝 - 高原上的风筝

 

也许,很多人都有马克思年轻时的想法“我想变成任何一个人,除了我自己。”有时候,当你得不到关爱或理解时,也可能创造一种通过交流获得释放的假象,就像《重庆森林》里,单身的梁朝伟不断对着毛巾和肥皂自言自语,其实那是因为他还没有为自己的封闭之门解锁,所以无法看到外面同样寂寞和需要慰籍的人。

 

在这个世界上,在某一个角落,或许总有一个人有着与你相似的惆怅,他同样会在黑漆漆的夜里拼命睁大眼睛,寻找一道为自己解惑的善意目光。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